贫民窟女孩

很久才会更新一次的咸鱼
cp很杂 bgblgl全吃
沉迷原创 偶尔掉落同人
这里秋生 欢迎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愿望

*没写完,懒
*满载着我深深的怨念
*崽说结尾很沙雕

——————————————————

许迟是个拖延症晚期,但是是个极其有自知之明的拖延症。


比如说寒暑假作业这种东西。


一般来说,在许同学把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上补习班的时候,剩下的一小部分会用来消遣。


消遣啥呢?消遣时光。


其具体表现为吃喝玩乐睡大觉,宁愿在床上躺一天什么都不干,闲得自己都想抽自己,也不拿起笔写哪怕那么一个字。


因为人家不虚啊。


许迟习惯在暑假的第一天就拿着作业单把自己完成每项作业的时间估算出来,从而判断自己在假期剩多少天时开始写作业,才能在开学那天从容地早起,然后骑车到学校,把书包里的本本册册一个不落地上交。那表情,要多嘚瑟有多嘚瑟,气得班里广大熬夜补作业的男同胞们牙痒痒。


更气人的是这人估算时间时总喜欢在原本的时间上再多加个十几几十分钟,运气好的时候还能余下一两天用来调整状态。


可惜马有失蹄,人有失手。

被亲爹拉到深山老林里玩,大半个假期都是与世隔绝的许同学:………………


为了保住自己的优(zhuang)雅(bi)风范,许同学被迫开始了自己的熬夜生涯。


—以下画风大概会突变,因为中间切了一点—


许迟有件事苦思了大半天,无解,于是在睡前溜到厨房里冲了杯奶粉,假装不经意地朝沙发上坐着看电影的许易问:“爸,我问你个事。”


许易转头一脸惊吓:“哎哟喂居然还有你无解的事,是陨石撞地球还是三体人入侵?”


许迟捏了捏眉心,对聒噪的老爹翻了个白眼:“正经点成不?我问你啊,咱们家附近有火车经过吗?”


“火车?”许易对屏幕点了暂停,托着下巴想了想:“咱家这边哪有火车啊?初林市的铁路不都在东北那块吗?”


“知道了,那我先睡了,晚安。”


许迟举了举手里的奶粉,无视掉身后许易的那句“等等这才七点半啊新闻联播才刚结束好吗?”,回房关上了门。


是幻听吗……许迟有点迟疑,只好将其归咎为这几天睡不够导致的精神衰退。


在睡着前的最后一刻,许迟小声嘟哝了一句。


“总不会是灵异事件吧……”


凌晨三点,床头手机开始响起《春节序曲》,伴随着振动的嗡嗡声,然后被突然惊醒的人一把关掉。


许迟脑袋发懵,两眼放空盯了窗外的夜色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坐到桌前,看着前面翻开的昨夜未完的数学习题,先是认命般叹了口气,才握住快没水的黑笔,开始答题。


写了两题,许迟就放下了笔,做不下去了。


火车的轰鸣声越来越大。


许迟暗自骂爹,走到窗前想吹吹夜风清醒清醒,没用,声音还是越来越大。


许迟快疯了。他闭上眼深呼吸,然后抬起头睁开眼,让风扑在他脸上。


然后他看见了黑咕隆咚局部高光的夜空,和夜色中奔驰而来的火车。


……………………


夭寿啦火车上天了啊啊啊啊啊啊!!!


许迟拍了拍自己的脸,没舍得下手,最后逮着自己的手背使劲一扭。


“我日好疼!”


许迟甩了甩手,抬头又看了眼天上那辆火车,暗搓搓地想不知道是哪家神仙排场那么大出门还要昭示天下,三更半夜下凡扰民还让不让人睡觉咯。


等等睡觉?


许迟看向对面那栋楼,没有一扇窗是亮了灯的。


平日里听到广场舞大妈的小喇叭都能狂化化身暴躁老哥老姐的诸位邻居居然对这么大的火车声充耳不闻?是我听力太好了还是他们进化成小龙虾了?


许迟第三次抬头看那辆火车,发现对方在空中画了个非常大的弧,开始往低了开。


(哎妈剧情突然有改,预计写完还得磨蹭个1k左右,我不写了_(:з」∠)_)
(后面就是有个潜逃犯劫持火车想逃往地面,被攻(没起名)发现了,攻夺回火车的控制权但是犯人跑了,正好劫持到了许迟)
(再然后表述太麻烦了,但是为了防止自己忘记我还是写吧)
(犯人在许迟身上安了个炸弹,可定位远距离操控,碰见和自己一样的上面来的就会发出警报,然后就可以把许迟和那人一块炸了x)
(攻:不好意思我带了干扰器蟹蟹)
(然后有了炸弹犯人就放许迟出去买零食了,多傻多天真)
(于是许迟撞见了攻,攻解决掉犯人,要答应许迟一个愿望)
(我:阿拉丁神灯???)
(许迟:带我上天!)
(设定天上一周地上一天,许迟要上天是为了写作业)
(好了没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愿望)(哭唧唧)

评论
热度(1)

© 贫民窟女孩 | Powered by LOFTER